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>

圣邪天途_ 第二百八十三章.叶箫行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3-02 13:3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渔歌四起小说圣邪天途 第二百八十三章.叶箫行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察觉到有人前来,那人收回望向河面的目光,转头看向来者。

    他没见过羽焱,自然不会认得,但他能感觉到这个少年的不凡,那种隐而不发的气势,即便是他,也不免觉得有些心惊。

    这让他不由得想起了,那个曾被无数人拿来与自己比较的,将夜陵的天才。

    近日还有传闻说对方会成为邪族的驸马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好不威风气派。

    只是,他来找自己作甚?

    莫不是想要证明他比自己更强,没有人比他更有资格娶邪族公主?以至于让那些喜欢比较的世人闭嘴?

    这还真是无聊,自己对于那个所谓的公主,可真是一点兴趣都没有。

    羽焱自然不知道这人心中的想法,他只是觉得这人的眼神与一个人有些相似,再联想到这条河,于是猜出了对方的身份。

    而他之所以走过来,则是因为突然想起了一些事,叶箫行正好可以帮忙。

    羽焱在心中想了想,确定了一个妥当的称呼,拱手说道:“晚辈见过叶学长。”

    闻言,叶箫行的目光落在了羽焱的脸上,细细的打量着他,神色微疑。

    心道:我虽然比你年长几岁,但你我并非同门,何故称我学长?莫不是不想再世人面前落个嚣张跋扈,不懂礼仪的名头?

    心念及此,他不由得冷哼了一声,说道:“有话直说,寻我何事?”

    羽焱心中愕然,心想:盐河叶箫行,果然如传说中那般骄傲,难以接近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恰巧路过,见学长坐在此处对河发呆,便过来问候一声,试问叶学长,何故独自在此望河?”

    叶箫行心中冷笑道:果然不愧是将夜陵的天才,要是被人知道他故意寻我比试,岂不是落了他的威名?但若是说在盐河偶遇,一见如故之下,心生切磋之意,恐怕就完全不一样了吧?

    倒真是好算计啊!

    但是,我又如何能让你称心如意?

    叶箫行说道:“即是来问候,那么人也见了,话也说了,你现在可以走了。至于我为什么喜欢望着河,我觉得没必要与你说?”

    羽焱一愣,心道这话中的冷意,或许是因为叶箫行的性格本是如此,但这敌意又是从何而来呢?

    他自认为自己这是第一次见到叶箫行,二人应该不可能有什么过节才对?

    难道是?是因为叶前辈?

    羽焱看了看指尖的冥戒,莫非是因为叶轻翔将之给了自己,他心生记恨?

    但是,这冥戒的永恒之御对自己极为重要,多次旧自己于危难,也不能送回去啊。

    羽焱想着,心念一动,手中光芒一闪,多出了几张卷轴。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此次找到学长,确实是有一事相求,区区薄礼,还望学长不要见笑。”

    叶箫行看着那些卷轴,心中暗暗惊叹:既然你已经诚心相求了,那我就顺势帮你一把算了,也不枉你一声声叫我学长。

    当然,我可绝对不是在贪图你的东西,礼物的话,你情我愿,顺手收的而已。

    他想着,接过羽焱手中的物品,收入了储物戒指中,说道:“帮忙也不是不可以,但我有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羽焱说道:“学长请说。”

    这些卷轴都是宁寒璇曾今相送的,其上的武技十分珍贵,大多适合终身修炼,但他后面一夜入剑道,所以自然是用不上了。

    想来如此,叶箫行应该会答应,却没想到他居然还有要求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些卷轴对于羽焱的意义非同寻常,倘若不是因为对方与叶轻翔的关系,他是绝不会相赠的。

    但考虑到自己拿了他们更珍贵的冥戒,羽焱也就没再多说什么,神情依旧,等待着叶箫行的下文。

    “和我打一场,赢了就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叶箫行心中暗笑,怎么样?这下满意了吧?你不好说的话,我全帮你说了。

    羽焱说道:“学长你确定?”

    他怎么也想不明白,为什么叶箫行会提出这样的要求,莫非真是高傲惯了?

    要知道,羽焱在星光下枯坐九日,一剑便斩退了残恋生,而半月前在穿云之巅下,他的修为又有所精进,此时即便面对普通的九段强者,甚至都有一战之力。

    叶箫行再强,也只不过是与血冶封尘起名而已,甚至还稍有逊色,又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?

    听着羽焱的话,叶箫行也很不明白,什么叫我确定?难道这不正是你此行的目的吗?

    虽然心中惊异,但他还是说道:“当然,和我打一场,赢了我就帮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体内的元力猛然爆发,身形从巨石上一跃而起,手中长剑在高空带起一道雪亮的光,直落而下。

    他是身为一代天才的叶箫行,手中的剑便也不是凡品。

    羽焱认得,那是万剑榜排名第九的风剑凌度,剑意自由洒脱,倒是十分符合他这高傲不羁,不愿被束缚的性格。

    转眼间,河岸之上忽然狂风大作,卷起无数水浪,道道锐利的风刃,已是到了羽焱的面前。

    铿锵一声,天涯忘归夺鞘而出,由于出剑太快,墨色的剑身仿佛形成了一片夜色,但却更像是一尊巨石,横亘在狂风之中。

    于是,漫天狂风骤散,与之同时散去的,还有叶箫行的剑势。

    河水重回平静,但河岸边的岩石,却是被切碎了不少,羽焱站在弥漫的粉尘中,岿然不动,神色平静。

    叶箫行站在他身前百米外,目光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早就听闻将夜陵的血冶封尘如何如何,今日一见,确实比传闻中更加可怕。

    自己蓄势而来的一剑,被对方随意的一挡,便消散得无影无踪了。

    原来不是虚名?

    但世人为什么会拿自己和他比较呢?叶箫行更加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尽管心中惊疑不定,但他性格里的骄傲,绝对不允许自己立马认输,这一战,他也是期待了很久的。

    下一刻,叶箫行没有任何的犹豫,施展出了自己最强的剑决。

    他修为接近七段巅峰,但这一剑却可以突破限制,发挥出八段的威力,他相信即便是血冶封尘,也不可能轻易的挡下。

    就算输,也不能让对方赢得太过轻松。

    叶箫行的四周,突然风声大起,一道凌厉的风刃,在凌度之上开始不断的凝聚。

    剑身周遭的空气,被切割得泛起阵阵涟漪,隐隐可以看到丝丝黑芒。

    凌度之上的剑气越来越高涨,剑鸣声越来越清澈,叶箫行的双眼,越来越锐利。

    这一瞬,他的整个人,仿佛都与剑融合在了一起,宛如一体,浑然天成。

    人剑合一吗?羽焱心中暗叹。

    这是多少剑道中人毕生的追求?叶箫行不过二十多岁,却就已经达成,倒真是天资卓绝。

    可惜,自己在更早以前就达成了,同时还进入了更高的境界,心剑合一。

    羽焱的目光沉凝了下来,整个人就像融入了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凌度的清鸣陡然达到了顶点,叶箫行双手持剑前指,身形如风般暴冲了过来,而在他剑尖之上,有着一道如同能切割一切的风刃。

    他身遭的岩石,尽数被溢散的剑气切成粉末,狂冲而来,便带起了大片的灰尘,叶箫行就犹如一条出海的蛟龙,气势一往无前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强悍的一剑,羽焱显得极为平静,右脚朝一个奇异的角度横跨而出,手中天涯忘归挡在身前,依旧是做出御剑的起手式。

    当!就像是钟杵敲击在洪钟之上,声响袅袅而起,盘旋九霄,久久不散。

    羽焱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,手中的长剑稳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叶箫行的剑在他的剑前,只是上面的剑势尽散,锋锐再也不见。

    轻轻一挑,羽焱荡开了叶箫行手中的凌度,天涯忘归的剑尖停在了他咽喉前三寸的位置,幽光闪烁,只要再进一步,剑气便能撕开他的咽喉。

    “承让了学长。”羽焱说道,随即将天涯忘归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叶箫行的目光有些失神,似是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尽全力的一剑,会被这样轻松的化去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你不是血冶封尘,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这一次,他终于明白了,即便是血冶封尘,要赢自己,也不可能像这样的轻易,眼前这人绝不会是他。

    然后,他突然想起了数年前,长辈曾和自己提到过的一个名字,心中大惊。

    羽焱一怔,说道:“学长,我可从来都没说过我是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叶箫行问道:“那你为什么认得我?”

    他现在的神情仍然有些暗淡,应该是还没从刚刚的挫败中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羽焱说道:“我与叶前辈有过交集,见学长的样貌与之有几分相似,又是在盐河,所以猜到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他!叶箫行心中霎时明了。

    早在数年前,叶轻翔便和叶箫行提到过一个后生晚辈,并告诉了他姓名,嘱咐日后见到,一定要好生帮衬。

    叶箫行当时就很好奇,到底是谁,能让一向眼高于顶的老爷子,这般赞不绝口?要知道,他可一直骂自己是废物呢。

    没想到,叶轻翔当时口中的后生晚辈,今日就让他这样遇见了,而且一剑就斩碎了自己最强的剑势。

    如果这样的话,那么那些夸赞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