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>

兽人之诺亚_ 82.82 尬聊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3-03 13:36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酱酱鱼小说兽人之诺亚 82.82 尬聊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昼夜温差大, 早晚的凉意越发明显起来。

    齐拉姆开始动手给伊尔萨斯做衣服了, 她说每年都要做几套, 去年的往往不合适。

    这让陶蔚吃了一斤, 看上去伊尔萨斯已经是成年人了,难不成他还在长高?

    “差不多就今年过完吧,他马上就要二十岁了。”齐拉姆表示应该不会再长个了,瞥了陶蔚一眼, 又道:“二十岁的兽人最合适结伴侣了呢……”

    因为她家兽人死得早,所以伊尔萨斯很早就开始出来学习捕猎,换成其他的幼崽, 一般要到十几岁才开始投身林子里, 而十**岁则慢慢学习独立。

    得到雌性青睐的人, 就会在这个时候结成伴侣, 因为他已经拥有养活雌性的能力了。

    不过男女比例失调, 大部分兽人在这个年纪没能顺利娶到雌性,而是在二十多岁之后更为英勇的年纪, 才抱得美人归。

    但伊尔萨斯不一样,他十一二岁就开始偷偷跟在兽人后面,进入林子。为了改善自己和齐拉姆的生活,一次次摸爬打滚,成长迅速。

    成为乌沙鲁最年轻的勇士, 顶替了前一任勇士克里夫, 这让他赢得许多赞叹的目光, 很多小雌性自然对她另眼相看。

    只是随着年纪增长, 伊尔萨斯越发沉默冷清,为此奇拉姆没少担心。雌性一直是抢手货,她巴不得儿子尽快定下来,然而皇帝不急太监急,根本没用。

    之后陶蔚出现,能在林子里捡到这么好的雌性,这无异于天上掉馅饼,谁知伊尔萨斯并不准备争取守护者,直接放弃了。当时奇拉姆别提多纠结了,好在最后这人又忽然开窍。

    为人父母总是操不完的心,眼看着儿子开窍了,并且顺利跟陶蔚住在一起,但两人愣是不举办仪式,她只能时不时在一旁提醒。

    可惜陶蔚并没有接收到她的暗示,“伊尔萨斯才二十岁!”

    “二十岁怎么了?”总不会有人嫌弃他太年轻吧?

    “没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陶蔚摇摇头,她都二十一岁了,虽然说不上什么老牛吃嫩草,但感觉有点微妙,一定是因为伊尔萨斯那家伙平时太沉稳了,给人一种并不年幼的老成感?

    不过他性子沉稳,身体可不沉稳,近些时日尴尬的早晨越来越多,陶蔚几乎想要搬出去了。就好像被启动了某个开关,身体里的裕望觉醒了一般,有点可怕……

    面对这种事情,她身为一个女性,有下意思的防备心理,哪怕相信伊尔萨斯的自制力,但是……这是自制力能解决的问题吗?

    在这里充实的每一天,让陶蔚很少做梦,现实社会的情景,在梦里都见不着,但她依然没有死心。

    若是还抱着离开的心思,就不要去招惹伊尔萨斯吧,这算是她的原则之一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某人并不能理解她的苦心。

    “你说……要帮我洗澡?”陶蔚以为自己幻听了。

    伊尔萨斯点点头,波澜不惊的脸上瞧不出有几个意思。

    因为气候原因,陶蔚已经不再洗冷水澡,她习惯睡前清洗身体,这个点使用冷水太凉了些,伊尔萨斯很贴心的为她做了个木桶。

    木片和做桶的手艺都是从阿伦伯那里学来的,这个桶比他们先前制作的水桶要大一些,虽然没有达到陶蔚心里浴桶的那种程度,但勉强可以让她窝进去,也算不错。

    她收下了这个木桶,没料到的是伊尔萨斯突如其来的帮助。

    正所谓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,她一整天动动这里、动动那里,一不小心就会留下点皮外伤,已然成了家常便饭。

    若是可以规避的部位,她会尽量不让伤口沾水,但这次是弄在手上,两手总不能一直不下水。

    “太弱了。”伊尔萨斯拿过她的手掌,两条醒目的血痕横在上面,略有些碍眼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需要这么直言不讳吗?陶蔚想抽回手,没能成功,“这就是你要帮我洗澡的理由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伊尔萨斯察觉到了她的些微抗拒,他抬了抬眼皮:“你想拒绝?”

    这不是废话嘛!陶蔚一瞪眼:“我又不是断了手,怎么就不能洗澡了?”

    也亏这话是伊尔萨斯说的,但凡换了一个人,她早一拳过去,听上去就是想占便宜么。

    浅蓝色的眸子望着她,手上的力道加重,伊尔萨斯瘫着脸:“水要凉了,快一点。”

    木桶里本就是调好的温水,容不得他们磨蹭太久。

    “不要拒绝我。”伊尔萨斯的语调很平缓,咬字清晰,让人轻易听出他的认真。

    陶蔚微微一愣,“什么意思……”他指的是洗澡这件事,还是其它?

    “水要凉了。”他重复了上上一句话,另一只手抱起她,掌心摸上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喂你干嘛?!”陶蔚眼皮一跳。

    伊尔萨斯不语,眸子里似有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最近我在思考一个问题。”他忽然说出一句不相干的言语,“我想要拥抱你,是因为你的柔软吗?”

    哈?拥抱是啥意思,不会是指的他那个反应吧?陶蔚有点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的美丽吗?”他抚摸她的脸颊,粗糙的指腹似乎随便一个用力就能掐出印子。

    陶蔚跟他挨得很近,她与他四目相对,很快便感觉不知所措起来,因为她有点看不透,伊尔萨斯想干嘛。

    “你之前不是这样的……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看过你的身体,很白。”伊尔萨斯若有所思的把视线往下,他眉头微蹙,状若困惑不解:“你无疑是最好的伴侣人选,但是当时我并不那么想。”

    在陶蔚出现之前,阿妮塔是部落里最好的伴侣人选,她体格健康长得好看,这一点没人反驳。

    可是伊尔萨斯没有怎么在意,哪怕是后来的陶蔚依然如此,然后现在,他想要拥抱陶蔚,经常想。

    被这么明目张胆的打量,任是再厚的脸皮都会微微不自在,陶蔚轻咳一声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他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身上的衣物,陶蔚面上一红,轻轻挣开他:“这样是不对的,伊尔萨斯。”

    妈蛋简直是流氓好么,还没弄清好感的程度,就想试一试?

    人生从来不只是吃喝拉撒睡,更多的是精神层面和情感上的追求,在这种大环境之下,估计只有伊尔萨斯会为这种种迷惑不解了。

    他认可克里夫的能力,但是并不赞同对方成为族长,强者就一定是好的领导者吗?

    他现在认可了陶蔚,也并非受她的皮相左右,而是遵从本心的被吸引。

    只有思考才会产生疑惑。

    陶蔚正欲张口劝退伊尔萨斯,但是被他用行动直接堵住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对该由我判断。”他重新把人揪回来,“水真的要凉了。”

    ‘扑通……’

    ‘咕噜噜……’

    ===这是一个洗刷刷的分界线===

    陶蔚红扑扑的脸蛋宛如出水芙蓉,一半是羞的,一半是气的。

    过分!太过分了!伊尔萨斯这家伙越来越不容商量,说好的雌性备受尊重呢?

    她现在好歹是个祭司吧,居然还有被强制洗澡的一天!

    “可以了,我去倒水。”

    ‘行凶’之人倒是面色如常,若不是那双幽深的蓝眸出卖了他,陶蔚几乎真要以为人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她生气了,她决定不理会伊尔萨斯,哪怕过程中她手上的伤口滴水未站,但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!

    看人背着自己卧床睡觉,伊尔萨斯没什么表示,提着木桶出去了下,没多久便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熄灭了屋里的火把,在陶蔚身侧躺下。

    没有了火光照明,屋子里静悄悄的,如今恰逢朔月,窗子也没有光线透入。

    很安静,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独自生闷气的陶蔚更不爽了,为什么一声不吭!

    最终还是她沉不住气,转过身来,她没有夜视能力,但知道伊尔萨斯能看清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不该道歉么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倒是表现乖巧,他一伸手把人捞进怀里,“我要抱着你睡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同意,”陶蔚一手抵住他,感觉自己早晚被气死:“讲道理你的道歉我还没接受,任何事情该询问我的意见吧!”

    黑暗里伊尔萨斯的嗓音格外好听,他说:“嗯,好。”

    这就像是你气呼呼的挥出一拳,结果打在棉花上,没有任何反弹,甚至回应?

    陶蔚烦躁的抓抓头发,一手摸上伊尔萨斯的面庞,这可恶的家伙是不是又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呢?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自己很有气死人的潜质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伊尔萨斯的声音有点闷闷的,他被捂住鼻子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可以不知道!那我现在告诉你,知道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妈耶这话没法聊下去了,陶蔚败下阵来,卒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