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>

重生之侧妃凶猛_ 第240章 行为异常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4-08 16:02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绾清漪小说重生之侧妃凶猛 第240章 行为异常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感动之余,杜樱苑又抚了抚自己的肚子,这可是自己与君一爱的结晶。再过大半载,孩子诞下,其后一家人其乐融融在一块儿,生活得甜甜美美。

    她不禁莞尔一笑,对以后的日子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时至申时,天色已开始降下。侧躺于榻上的杜樱苑醒来第一句便是“太子可曾回来了?”面对着她晶莹通润的双眸,丫鬟低下头不语。看这样子,她便知道他还未归来。

    也不知今日皇上是有多少话要与太子说,这么晚了也不见放人回来。用过了晚膳,她呆在屋内,又翻出那封书信细细读起来。

    君一的字力透纸背,独具特色,她用手缓缓摩挲清秀有力的字迹,暗忖着今后孩儿的书法,便由他来教了。

    屋内火烛越烧越短,她只觉心中一阵烦闷,天都全黑了,怎么还不见他回来。

    顾不上丫鬟如期的劝阻,杜樱苑披上袍子便急急走出了小院,说是要等着夫君。

    见她如此,如期也劝不住,便只得在后头紧紧跟着。现下可不是寻常时期,这主子怀有身孕,倘若一不小心发生不测,只怕是全太子府的人都不会好过。

    “夫人你慢点儿!”如期边叫边想伸手搀她。

    杜樱苑心中都是那人和那封家信,一心只想着快些见到宋君一,只要看见他,她就欢喜得不得了了。

    夜晚的风不似白日里那般和煦,她裹紧身上衣服,不时伸头观望大门那边的动静。为了能让她舒服些,如期去屋内搬来了一张大椅子让她坐着,椅上头还垫着个软垫。

    偶有几个提着灯笼的婢女们经过,皆低头捂嘴偷笑。

    如期瞪了那几人一眼,便忍不住对杜樱苑道:“夫人,哪有您这样儿守着自己夫君回家的。”

    望着如期努起来的小嘴儿,杜樱苑不在意的挥挥手,“他是我夫君,我在这等他还有错了?”

    “不敢!奴婢只是怕……别人取笑夫人!”如期赶忙屈身跪下。

    杜樱苑摇摇头,硬是将地上的人拉了起来。

    凉风四起,细碎的马蹄声由远及近,保持着撑脸姿势的她刹那间两眼放光,顾不上手臂酸麻,一个箭步便冲至门边。

    那张熟悉的脸出现在面前,杜樱苑欣喜若狂,不等她走过去,那人已经拥她入怀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晚才回来。”现下她终于体会到“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”的滋味。

    “夫人久等,为何不在屋里呆着!”宋君一语气中满满的责备,凌厉的目光却扫在了如期身上。

    如期到底还是个小丫鬟,经不住那凛冽的目光,便委屈得快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别看了,再看都快给人身上看出个窟窿来。”杜樱苑抱手,稍稍动了动身子便挡住了那道目光。

    如期拍拍胸口,总归是没这么害怕了。

    平日里太子殿下待人冷漠,但对夫人却极温柔有耐心,只这一点,府内上下皆艳羡不已,人人都说国师独女嫁给太子得了个好姻缘。

    宋君一嘴角勾起一抹邪魅之笑,温香软玉在怀,一路风霜又算得了什么呢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一抹摄人心魄的笑,让她安心溺在他温暖的胸膛前。

    杜樱苑还没有来得及好好观赏他的笑,便被拦腰一抱。衣襟间皂角的香味儿混合着君一身上独有的体香,在风的推动下尽数扑入她的鼻腔,一时之间,她只觉得周身空气都是甜的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怎么如此大方将我抱着走?”杜樱苑仰起笑脸,皎洁月光将她玉面照得微微泛光。

    “就是太想你了。”简短的六字已将他的心意表达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这两日,杜樱苑只觉自己享受到他无尽的恩宠与爱护。

    于她的记忆中,宋君一极少当着别人的面儿做出如此亲密的举动,可今日不知怎么,他竟直接抱起自己便往这边的院中来。

    她不反感君一,但感觉颇为奇怪。

    也许是自己多虑了,杜樱苑并没有再多想,伸出手便圈住了宋君一的颈。

    这样近距离听他心跳的声音,难免会有些不自在。在穿过一个阴暗处时,杜樱苑双唇被轻啄了一口,抬眼望去,君一正笑脸盈盈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良久,她缓缓开口,“老不正经的!”清亮的笑声回荡在院子里,好久都未消失。

    看怀中的人妙人儿笑靥如花,桃羞杏让,宋君一心下一沉,伸手便捧住她脸,静静端详着。

    不多一刻,杜樱苑也伸手轻捧住他的脸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对望了一炷香之久,蓦了,她发现他眼中有一抹黯淡的神色。

    说不上是何感觉,这明明是个如此美妙的时刻,可杜樱苑心中却觉得隐隐不安。表面上她很开心,实则心上早已被罩上了一层灰暗的纱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了,怎么会觉得烦闷?

    捕捉到她神情中细微的变化,宋君一轻轻按住她的双肩,“樱苑,怎么了?可是身子不舒服?”

    杜樱苑眉目低垂,如扇的长睫似染上了浓霜般有些濡湿,轻启薄唇后小声回答:“我没事。”自己的确没事,只是有些闷罢了。

    一边的宋君一忽然慌了神,抱起她便往屋子里走。

    窗关上之后,丝丝凉意已被隔绝在外。如期将木盆子端了进来,未作停留便掩门而去。

    坐在靠椅上的杜樱苑刚屈身准备脱了鞋靴,一只手便先握住了她藏于底1裤下的脚踝。

    不解的目光循那只手望去,她红着脸问;“怎么了?”自己动作轻缓并无不妥之处,为何君一却阻止了自己手中的动作。

    见她目露疑惑,宋君一边替她脱靴边答道:“今日我帮你洗脚。”话音刚落,两只光洁如玉的脚丫子便落入他手中。

    耐不住痒,杜樱苑笑着笑着便觉眼中有泪花。今儿这是怎么了,一边高兴着一边又心有不安。

    要知道,她的夫君可是当今太子,未来的江山指不定就落在了太子身上。而今夜君一所做的事情,实在超出了她的想象。

    宋君一宠溺的替她擦了脚,便又将她抱上了榻。

    呈惊讶状的杜樱苑呆呆的看着宋君一忙着帮自己收拾这收拾那,心中的疑惑不免加重了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开口问:“你……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啊。”他语气轻松的回答,后又替她掖了掖被角。

    不正常,太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两日,”杜樱苑如琥珀似的双眼骨碌碌转着,“你怎么突然对我这样好了?”好得让她有点儿不相信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瞥见她防备的眼神,宋君一感觉自己的心好似被划拉开一个大口子,果然,她还是问出了口。

    别过头去,宋君一眼睛盯着别处看,思索之际,两只手已不知不觉握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以前我对你也很好,只是你没发现罢了。现在你有孕在身。我作为孩子他爹,自然要对你们娘家好些。”

    杜樱苑欲反驳一句,以前再好,也比不上近日他有意无意的似献殷勤般的好。这种好让她异常不舒服,总觉得自己好像被别人控制住了似的。

    可后面那句却让她无法反驳。毕竟自己是真的有了孩儿,理应享受到夫君的关怀与呵护。天底下哪个女子,不希望自己的郎君待自己万般柔情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宋君一吹熄了一盏烛火后,便在她身侧躺了下来,柔柔的目光中似有萤火在飞。

    疑惑的她对上那目光,再次开口,“你真的没事?”尽管已亲口听宋君一说了没事,可她似乎依旧想再多确认几遍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枕边人低声答,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难道是她太过敏感了吗?杜樱苑没再问了,靠在君一胸口,意识逐渐模糊。

    待身边的呼吸声逐渐平稳起来,宋君一才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有节奏的轻拍着樱苑,就像幼时奶娘哄他入睡时那样,动作轻轻柔柔的。只有在她身边,他才觉得自己找到了归宿。

    不管在外有多少公务缠身,只要回到了她的院中,就好像回到了与世隔绝桃花林。在这里,他不需要争权夺利,不需要勾心斗角。

    可正因为樱苑带给了他无尽的欢乐,他才如此愧疚。

    宋君一多希望那事从没发生过,这样,自己就可坦然面对她的樱苑了。

    夜已至深,他搂着怀中的人,静静感受着那份静谧。将睡之际,门外却忽传来叩门声。

    他小心翼翼起了身,放轻步子走到门边。开了门,却发现是一丫鬟神色匆忙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,那头院子的吴凝脂忽的腹痛难耐,还请殿下过去瞧瞧!”

    “她腹痛找御医便是,”宋君一听闻吴凝脂这三字,便觉头痛不已,“我又不会医治,找我做甚!”情急之下他欲关门。

    那丫鬟也是个小机灵鬼,见他关门,竟一脚跨过门槛,将半个身子卡在那门缝之中。

    宋君一阴沉着脸,拧眉低声道了句“松手”,不识趣儿的丫鬟竟“噗通”跪下,大声嚷嚷着。

    他彻底怒了,“想活着便立马走!”

    生怕会吵到杜樱苑,他只好强行关上门。被夹了个大嘴巴子的丫鬟哇哇大叫,苦苦哀求着让他去看看那吴凝脂。

    宋君一把推开丫鬟,心中早已烦躁不堪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