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>

带着玄奘去取经_ 第九回 不速之客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4-26 14:08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宅不烦小说带着玄奘去取经 第九回 不速之客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都说幸福的时候,人会觉得眩晕,此刻项恭的确晕得很彻底。

    “恭喜宿主完成主线任务一,获得奖励开元通宝五百。”

    奶奶的,这五百文钱赚的太不易了,命都差点儿给搭进去了都,项恭此刻仿佛听到铜钱入袋叮叮当当的声音,幸福到快要哭了。

    人家有系统,就各种顺利,各种装逼,各种爽,可自己却要拼了命才能换这么点儿破铜钱,容易吗我?

    幸好大家都不再误会自己害了寅将军,任务难点儿就难点儿吧,能交到这些血性汉子做朋友,也算值当了,项恭很容易满足的,要求的就是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幸好,昏厥的时间好像不是很久,项恭醒了过来,看着站了一圈的人,都眼巴巴盯着自己,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那一刻,他明明看到所有人担忧的神情被一种叫做欣喜的表情取代。

    后背忽然一痛,项恭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是躺着的,箭头已经拔掉了吗?怎么感觉后背拉扯得紧紧的很别扭,他们是怎么给自己止血的?

    “项大哥,你终于醒了!”一个汉子眼泛热泪哽咽道。

    项恭蒙圈了,啥时候自己成了项大哥啦?这汉子是谁?看起来挺眼熟的啊!

    “别这么叫,没准我比你还小呢!”项恭谦虚。

    “跟年纪无关,你舍命救了大当家,弟兄们都很感激,也很敬佩,从今天起,你就是我彪子的大哥,但有所命,彪子一定赴汤蹈火报答你!”

    原来是他啊,前一刻他在撤退路上,还揪着项恭脖颈急头白脸呢,怎么眨眼就跟自己这儿激情四射认大哥啦?项恭还真有点儿不习惯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何出此言啊,我怎么配得上?”项恭很谦虚的。

    “项大哥,大家跟我想的都一样,不信你问!”彪子说着回头,果然在场的弟兄们一个个都随声应和称是。

    彪子激动地回身看着项恭,满眼都是期待,满脸都是渴望,项恭为难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吧,无功不受禄,再者说这一切都因我而起,救大当家本来就是分内之事啊!”项恭委婉推托。

    可惜言者无心,听者有意,项恭这么一说,彪子“噗通”一声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大哥,昨天在路上,是彪子被羊油蒙了心智,错怪了你,彪子任凭大哥处置!”彪子还是很有点儿豪气的。

    “哎哟,别介啦,我答应了还不成吗?”误会解除就好啦,大家继续好好玩耍,还提什么大哥大哥的呢?可彪子如此死乞白赖的,没办法,就勉强答应了吧!

    “谢大哥!”彪子如愿以偿,自然痛痛快快笑着起身。

    项恭笑了笑试着起身,背后还是有些肿痛牵拉的感觉,不由问彪子道:“谁给我疗伤的?”

    “是俺,项兄弟,这个啥外科手术真牛逼,只可惜俺们没有那黄色的药面面……”熊山君边进门边回答。

    项恭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,自己的法子?他们不会是……

    “彪子,有镜子没?”项恭急吼。

    彪子一噘嘴道:“咱们一群老爷们,哪会有那物件儿?”

    “说,我后背上的伤是不是给缝上啦?缝成啥样?”项恭急了。

    “是缝上了,二当家缝的可用心啦,你就放心吧!”彪子满脸敬佩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真哒?”项恭怀疑。

    彪子重重地点了点头,项恭这才稍稍安心,起身想活动活动,于是公然背着一朵菊花的麻线纹身,晃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二当家一脸傲娇,众小的一头黑线。

    没想到太阳都爬到了中天,项恭诧异自己怎么睡了这么久。

    主线任务二提示已经完成,看来特处士也完全醒了,不如去看看他。

    熊山君两步小跑追到项恭身后,项恭正好让他引路。

    一路看来,发现将军寨与其说是个土匪窝,不如说是个自然村,房子都是石头砌成,房子边大多都有两片空地被圈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片地面明显松过土,如今只堆着些谷物秸秆,另一片圈里还有两只小羊、小猪、老牛神马的。

    看了看身边憨笑的熊山君,项恭觉得相当别扭,口口声声称自己山贼,这哪儿像啦?根本就是一群做着山贼梦的老农。

    “你们来这儿多久啦?”项恭问。

    “好久啦。”熊山君眼中忽然闪过一丝萧索。

    “真的一票买卖都没干成过?”项恭想起寅将军那时候跟自己说的话,有点诧异。

    “谁说的?俺们劫过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,只是……”熊山君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只是咋啦?”项恭来了兴趣了。

    “哎,只是劫了过往奸商,大哥都让留三成钱财,说做人留一线,只劫财不害命。

    劫了平民百姓,大哥又都会放他们走,说都是一样受苦的弟兄,男人何必为难男人?

    一不小心劫了比俺们还惨的或者老弱妇孺,大哥就把辛辛苦苦劫来的那点儿东西全送了他们了,然后让弟兄们能送多远送多远。”

    熊山君说着这么苦逼的事儿,竟然一直都是满足和傲娇的表情,项恭却苦笑不已。

    这哪是山贼?这都快成公益标杆了,“那要是遇到官呢?”

    “跑呗,俺们这点儿可怜的家伙事儿,哪干的过人家官兵?当官的可怕死去着呢,都带好多官兵的!”

    熊山君看项恭的眼神,就好像看到了白痴。

    项恭一汗,原来他们不傻,自己倒好像很白痴,好尴尬呀!

    幸好特处士的家很快就到了,尴尬没有持续太久,项恭还没进院子,里面就冲出来三个人。

    “大当家……”两人齐齐跪倒,高声喊到,正是寅将军和特处士。

    项恭一愣,看了看一脸笑容犹自站着的络腮胡,再看看身后跟着跪倒笑眯眯的熊山君,心中惊疑不已,这啥情况?

    “喊错人啦,大当家是你啊!”项恭扶起寅将军说到。

    “不,项兄弟,你救了我们将军寨,又为我中了三箭差点儿挂掉,以后你就是咱们的大当家了,你说揍谁我们就揍谁,绝不带眨眼的!”

    寅将军执拗地说着,特处士和熊山君纷纷应和。

    这怎么成?项恭有点儿哭笑不得了,自己都做啥了?就这么让一堆山贼心甘情愿让自己当大当家?

    求助似的看向了络腮胡,没猜错他应该就是刘伯钦了,可惜别过脸去的刘伯钦,显然没掺和这事儿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三位当家的,你们这样让项恭情何以堪啊,无功不受禄啊,你这样我很为难的!”项恭还是推托,他想做的可是大唐土豪,不是大唐土匪。

    “你不答应,我们三兄弟就跪到你答应为止!”三兄弟异口同声,当真一点儿起身的意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好久没来,没想到将军寨要变天啦?”

    一个淡淡的声音,微微有些沙哑,声音充满了磁性,虽然语气很平淡,可是听起来就有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。

    场上几人听了,纷纷朝声音传来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“啊,您怎么来了?”寅将军也顾不得什么不答应就不起来的誓言了,看到来人模样,霍然起身颤声说到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